潘岳:古老文明对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

  • 时间:
  • 编辑:1Goe6jyiyi
  • 来源:橡果国际购物

作者:潘岳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、第一副院长

世界中国学论坛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,上海社会科学院和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联合承办,是一个高层次、全方位、开放性的国际学术论坛。第八届世界中国学论坛于2019年9月10日至11日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召开。本届论坛主题为“中国与世界:70年的历程”,契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,以更好地阐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。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、第一副院长潘岳在开幕式上发言,以下是发言全文。

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、第一副院长潘岳在开幕式上发言

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,文明因多样而交流,因交流而互鉴,因互鉴而发展。多元文明的交流互鉴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人文基础。当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西方现代文明不再一家独大,拥有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历史的中华文明、希腊罗马文明、俄罗斯文明、印度文明、波斯文明、奥斯曼文明等古老文明,正在重焕生机。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言,古老文明,尤其是完成了现代性转化的古老文明,蕴藏着化解现实困境的宝贵经验,凝结着追求美好未来的恒久价值。大多数古老文明主张以包容性传统助推新型全球化,以文化多样性追求多元现代化,以“文明的对话”去塑造和而不同的未来。古老文明并不都是完美的,但因其内生的开放包容传统,有益于形成各文明间平等对话的共同体。

一、古老文明共同体的共同命运

第一,各大古老文明共同缔结了人类的轴心时代。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曾说,在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,各个文明都出现了伟大的精神导师,古希腊有苏格拉底、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,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,古印度有释迦牟尼,中国有孔子、老子……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。这便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。此后漫长的历史时期,古老文明兴衰起伏,文明基因终究未泯。马克思将古老文明看成“人类的童年”,历史虽然永不复返,但仍然是“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”,始终具有经久不衰的现代价值。

第二,古老文明在近代都遭遇了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冲击。 在西方,现代工业文明的“进步力量”背离了古希腊古罗马文明的不少核心价值,让人产生了“越现代越好”的错觉,把自由主义玩过了头而变成了历史虚无主义。他们忘记了,在个人之上还有城邦,在欲望之上还有美德,在利益之上还有正义,在权利之上还有责任,在民主之上还有善治。在非西方世界,西方现代工业文明一方面给非西方古老文明国家带来了变革,一方面也无情中断了非西方古老文明的持续发展。印度1905年爆发反英抗争;伊朗1905年爆发反帝革命;土耳其1908年爆发青年土耳其党人革命;埃及1919年爆发反英大起义;中国1911年爆发了辛亥革命。这些都是古老文明对西方冲击的被动反应。